真的我走到哪里了?

你也来帮我个忙剖开我的心看看,是什么东西在里面,不跑远的话保不齐我还能看一眼这个从来不喜欢发呆的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在电脑前发呆了,彩屏也发现吸引不了任何注意力,灰溜溜地暗下去了。

太阳要下山,我也下山走了一下,风灌满真个身体的感觉真好,轻快地奔着,把假人留给乌鸦,不管了,上头了,上头了,随便什么鸟来好了。

风起了,假人越吹越猛,BKB 分身 BKB 分身,肩膀上的乌鸦受了惊吓,玩命儿扑腾着他们巨大的翅膀,瞬间漫天红的绿的彩虹的,黑的白的灰筛的鸟毛挡得什么都看不见,一片混乱中只听一声巨吼!哇丫丫丫丫,SVEN 这下牛逼了!!!老诸葛你丫丫丫丫丫丫丫快~ 快拿命来。

假人的空城里,只有一个月英的身影,你,可懂?

Ally:" 当你发觉头脑里有一个声音总是假扮你,而且喋喋不休时,你便从对思考的无意识认同中苏醒了过来。当你注意到那个声音,你会发现所谓的你并不是那个声音,也不是那个思考者,而是意识到它存在的人,这种知晓你就是那隐于声音背后的知觉,便是自由“
”当你静静端详着一棵树或一个人时,你知道是谁在端详么?是某个比你这个人更深邃的东西在端详,是你的意识正在凝视着它创造的杰作“
”当你拥抱宁静,心无杂念时,你便能看见神所看见的景象“
”上善若水,静水流深“
“成千上万只海鸥飞来,东躲西闪争抢一点早饭。然而,海鸥乔纳森. 利文斯顿却远离群鸥、海岸和渔船,在远方独自练习飞行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