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漫天的黄沙中,孤孑远行的黑色背影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曾许下的诺言,就算毁天灭地,也一定要让幽界降临人间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天契律障削断的手腕,溅飞的鲜血,和素发下变做金色的曾经红眸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天动仪前的深情相拥,从此祭剑二使不再背负罗喉神的使命,从此他们只为拥有这明丽的世间,一生相随相守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名身份为罗喉剑使的女子,为着千年前的承诺,不惜背叛眼前的爱人,扳下机关的决意。迷朦中,伊人已渺,唯留珍重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个晚上的明月,清丽动人,两个深爱的人彼此相依相偎,许下希冀,望那太阳永远也不要升起来,那么这一刻就永远也不会成为过去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熙熙攘攘的沙洲城,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金发蓝眸的少年偏偏就看见了树影下静立的白发女子,蓦然相望的欢喜,并肩徐行的温暖,和红玉项链围在颈间的沉甸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金发少年惊奇于空中楼兰熟悉的陌生,琢磨于怪异字符的似曾相识,迷茫于死生契阔的追忆丛生,而那素发红眸的女子徐徐念出的楼兰遗书字字如血,是执着于千年的承诺,还是沉迷于今生相守的痴望,矛盾重叠。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恍然隔世的梦境,那迷样的迦夏之窟,那冰镜轮台上低眉敛目的绝美人偶,那胸口一热情不自禁的“是你……”,那几乎是脱口而出的“冰……璃”,那双手相牵的瞬间触动和脸颊飞起的一抹嫣红,那冰剑下冷冷而又炽热的“我是你的剑使,我的使命就是立于你的身前,将敌人尽数屠灭于此剑下。”

或许我还记得……
那千年前的楼兰观景台上,成日操劳的坚强男子放松了心怀,轻依伊人玉腿而枕,细细诉说着朝霞晚日的温情。而又是千年前的天动仪旁,几乎就要成功的喜悦,却迎来血龙壁及身的毁灭,于是用必死的意志散尽了星晷刻盘,和那曾软语呢喃的人儿许下了千年的诺言。剑气如风,伊人信守诺言,千年也好,万年也罢,我一定会在那里,等着你回来。

或许我还应该记得……
那善良纯真的金发少年,和粗豪爽朗的古大哥淡可如水深却彻骨的君子之交。

时而抚头憨笑,时而龇牙咧嘴,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满不在乎,时而冲动野性,时而温厚朴实,这就是那褐发的异域男子,这就是那背负复国使命的王族后裔,即使最后各有各的路途要走,各有各的使命要去完成,也依然是

在那一天、那一刻,我们必定会再相逢罢。

或许我还应该记得……
那善良纯真的金发少年,和慧质兰心的封大姐联手抗敌共同进退的生死之谊。
时而开怀大笑,时而忧心忡忡,时而古灵精怪,时而严肃穆然,时而拈指微笑,时而低眉冥思,这就是那紫发的精灵,这就是那博闻广见却不拘一格的中原奇女子。虽然最后她为了深爱的人心甘情愿瞑目于遥远的幽界,虽然她不能再回去看那不过三四岁的年幼女儿,但多年之后,当遇见故人的女儿,看到同样紫发的时候,那已不再年轻的金发男子心中难道未曾涌起融融的感动?

或许我还应该记得……
那善良纯真的金发少年,和痴心相随的璇玑妹动之于义止乎于礼的兄妹之情。
时而聪明乖巧,时而淘气顽皮,时而开心快乐,时而撅撅小嘴,时而深情流露,时而黯然神伤,这就是那黑发的年轻丫头,这就是那被算命先生预言将不日夭亡的可怜孩子。最后她活下来了,她一直追随着金发的少年从明世到幽间,又从幽间折返人世,无怨无悔,不离不弃,可惜他终于还是离开她了。只是无论多少年之后,珍藏的这份感情依然会不依不饶地固执于心底深处。

或许我不应当忘记……
那慈眉善目的淳朴母亲,那不曾谋面的慈祥父亲,不理世俗眼光,不管时轮因律,收养了那阉星降世的孩儿,从小谆谆教诲,让这盈魂感应了多少明世的善良,承载了多少人类的情感。即便这阉星终究造成了他们的逝去,可行往黄泉的一对魂魄,依然无悔。

或许我不应当忘记……
那惺惺相惜的古怪男子,那同魂共魄的千年阉星,渴望不到明世的关怀,祈求不到平等的待见,只好捡起那并不该背负的沉重的使命,无论是愤世嫉俗也好,其心野异也罢,终究被命运捉弄,得不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天空,失去了唯一相知相守的爱人,一生苍凉。只是在那初见的瞬间,依稀还记得曾有过宽展的笑容。

或许我不应当忘记……
那人小鬼大的矮个子斋女,那尚有知人之能的弥兰纳巴,那面黑心善的痴情汉子秦惟刚,那重情重义的河洲高老头,那聪慧美丽的西夏公主李盈凤,那……

或许我不应当忘记……
或许我从来不曾忘记……
那发生在古老的楼兰,发生在战乱的宋朝,发生在漫天黄沙里的一切一切的人和事,那一切一切亲切的画面和熟悉的感动。

或许直到我老去,依然还记忆犹新……还记得曾经有一个玩了又玩、感动了再感动的古老游戏――幽城幻剑录。
只要汉堂还在,只要玩家还有,无论千年也好,万年也罢,终有一日,片头夏侯仪的惊讶、起身、回头看到的,不再是年轻时候的追忆,必定是一个真实的俏生生的素发红眸的倩影。我等待那一天,夏侯仪掠起额头的一缕长发,淡淡一笑的时候,不再有遗世独立的冷漠…… 我等待那一天,冰璃再次睁开眼眸的时候,红玉一般的清澄可映日月……我等待那一天,老古以国君之礼相迎老友夏侯夫妇……

转自:百度 幽城幻剑录吧
奚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