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去了好几个城市,而感觉中城市都一个样,高楼林立,菜市热闹,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苏州的古墙,在隔壁的高楼前,也显得慌张匆忙,不能自己,里头的枝叶连与我打招呼的手都瘫软在泡烂的城市根基下

去苏州路上有个湖,湖边上有水草和浅滩,湖中有撑船者,独驾小舟慢行于近畔,那个身影在我眼中特别美丽。金色的线们穿出江面薄薄的水气,给近处渔人,远处汽笛声都上了层迷蒙,浅滩边人家小小的,我不禁乱想起那里几年几世纪的生活…

回家的时候看到城市夜景,一路灯盏如星,一路黑中闪亮,在半晕车半劳累中睡了去,一样的路一样的风景
过了一样的路途后来到一样的城市

奢靡?不,一点也不
畸形?不,不是
拘束倒是有一点,不过住惯了他也是很大的一个家伙,不拘束,反倒是很自在

的的:的的会记得一些风景 在车窗外或者是在纸质极好的杂志上
比如 西藏傲气的白雪 苏州温惋的流水 西安古朴的鼓楼 北京厚重的城墙
还会有 沿途开的很盛很密的花朵 一只受惊飞起起的鸟 原野上的一棵树一个人站着 孤零零的样子
去另个世界也不错
就像千寻所去的 白龙的那个世界~~~

顾灵通:还是坐车的时候最开心。。在车上的时候最开心。。而且是一个人旅行最开心…想所有的事情